彩砖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彩砖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也说中秋月圆夜

发布时间:2020-07-13 18:04:34 阅读: 来源:彩砖机厂家

郑开显

中秋月圆夜,天涯共此时。中国的月亮不一定就比外国的圆。但一定比外国要圆的是我们中秋的月,和那个与中秋有关的花好月圆的梦。

一个做了几千年的无与伦比的美好的梦。因为这样一个梦,一个讲究中庸、追求和谐和圆满的民族有了一个属于晚上的节日。这是一个关于神话和美梦的节日。美好的情愫和祝愿是其不变的主题;亲情和友爱、相思和团圆,是其百读不厌的细节。这样的梦,最适合这样的夜:中秋月圆的夜!

无论前世今生,无论盛唐或元宋,中秋这个传统的节日给了我们太多传统的诗意和美丽的忧伤。千年未变的圆月还是挂在那千年前的地方,高悬在那里的还有那些流芳百世,或凄美或婉约或清雅或华丽的诗章。

嫦娥不再孤独。我们今天的科学为旧时的月亮谱写了新的“嫦娥奔月”的神话,但科学不能覆盖文化,科学的“嫦娥”只是我们的丫鬟,在我们征服太空的美梦里为我们洗衣做饭。只有那个古典的嫦娥至今还美丽我们的梦。我们一年衰老一次,她却永远年轻。她是我们共同的姐姐和情人,是我们至高无上的女神。

试图征服女神的猪八戒从天蓬元帅被贬为人间的猪。尽管这是一头还有些力气和武艺,有着百般变化的猪,但他在人间最终也只落得一个“在高老庄做义务工”的下场,想在乡下农庄做个上门女婿的想法都成了未能实现的梦。

月宫里的吴刚可能幸运一些。据说只要砍断月宫里的那棵树,吴刚就能成为嫦娥原配的丈夫。为了嫦娥,吴刚在月亮里砍了几万年的树,可命中注定这是一棵砍不断的树,因为这是一棵梦之树,砍断了这棵树吴刚就砍断了所有人关于嫦娥的梦。追求过嫦娥的猪八戒最后是一个人间挖田的命,而吴刚则注定只是一个砍树的命。猪八戒后来很快就忘了嫦娥和妖精们鬼混去了。倒是苦了痴情的吴刚,他至今还是砍那棵永远也砍不断的树。

砍树的吴刚告诉我们一个虽然很浅显但一定要明白的道理:女神是供我们仰慕和赞美的,她不是我们的女人,她只是我们的梦。你如果不想为美丽所伤,你就得和美丽保持一点距离。这点距离就是梦的距离。嫦娥比西施还美。因为嫦娥拒绝了所有的男人。月亮里的嫦娥后来就成了月亮的化身,聪明的男人开始把嫦娥当做月亮来欣赏,而不是把她当做一个可以奢望征服的美人。

李白算是一个聪明的男人。胆敢醉酒戏贵妃的李白也“抬头望明月”,但他低头思的只是故乡。从李白关于月亮的诗句中我们没有读到他对嫦娥的爱慕,读到的只是“月圆人未圆”的伤感和孤寂,是“独在异乡为异客”的相思和惆怅,是对于亲人的思念和对于团圆的向往。

这“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的千古绝唱虽有些凄美和悲凉,但符合我们共同的中秋之意和人在异乡的感伤。一位写诗的朋友给自己取了一个“到异乡去”的网名,他把“到异乡去”看作人生体验的最基本的意象。他认为“异乡”是个诗学概念,也是个哲学概念,包括人的终极归宿也不过是“到异乡去”。这位朋友说得好,我们这些现代人也记得中秋,渴望团圆,但我们的一生更多的是流浪,因为我们的一生都在追寻。我们的心灵在不断地搬家,异乡是我们最后的家。我们最后的家,是流浪。

但流浪,终归只是一种无奈的现实,而不是我们的初衷和梦想。游子在月亮未圆的时候就已奔波在回家的路上。尽管家里没有嫦娥,但有我们的亲人。因为有他们的期待和守候,我们才有这个月亮一样圆圆的叫做“中秋”的节日。

淮南设计工作服

韶山定制西装

湘潭定做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