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砖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彩砖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刘备夺取益州后为什么还是未能匡扶汉室呢原来是这个原因

发布时间:2020-12-25 07:32:36 阅读: 来源:彩砖机厂家

刘备夺取益州后,为什么还是未能匡扶汉室呢?原来是这个原因

刘备丢失荆州,东征报仇,再遭夷陵大败,只能饮恨归天于白帝城,而像刘邦、刘秀那样匡扶汉室之大志,终究不能成功,更因为背弃信义进攻盟友,”诈力取刘璋“一事,留下永难磨灭的道德污点,从仁义君子变成了人人皆知的”天下枭雄“,甚至被后世讥嘲为假仁假义的伪君子,不得不说是一大历史遗憾。

诸葛亮在“草芦对”(俗称“隆中对”)中,给三顾茅庐的刘备拟定的战略方向,便是先接管刘表的荆襄地区,然后挥师西进,攻取益州。当时益州大部分地区,在益州牧刘璋的治下。北部的门户汉中郡,则在天师教教主张鲁手中。

【刘璋暗弱,张鲁在北,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

刘璋的父亲刘焉,是汉末时期刘氏宗亲的代表人物,他力主改各州刺史为州牧,并自请为益州牧,对当时各州分离于中枢起了推波助澜作用。

刘焉死后,其子刘璋领益州牧。部将沈弥、娄发、甘宁等起事先反;其后重臣赵韪联合益州本地大族再叛,刘璋虽将他们平定,但原来依附益州的汉中张鲁,也趁机不听号令,就此独立。

张鲁的母亲是个容颜妖艳,“怀挟鬼道”的巫女,曾为刘焉生前情妇,吹枕头风让儿子得有一方基业。刘璋因张鲁桀骜不听调遣,一怒杀其母,并遣部将庞羲进攻,为张鲁所败,反而丢失了巴郡部分地区。两家结下血仇,彼此敌对已经十余年。

汉中太守:张鲁

赤壁之战后,曹操既南下受挫,转移战略方向为西进。其大军兵进关中、准备南下取张鲁,进而下益州,刘璋的应对举措,则是盛情邀请刘备这个天下知名、“信义著于四海”的反曹代表入川,给兵给粮,加以厚馈。

他此举既是请刘备帮忙进攻张鲁,本质上还是请刘备作为北方屏障,帮他挡住曹操,意图和刘表当年收容刘备驻兵于新野、樊城,正是一般无二。

刘备应邀入川,得刘璋盛情款待,“前后赂遗以巨亿计”,“以米二十万斛,骑千匹,车千乘,缯絮锦帛”,“增先主兵”,因而“并军三万馀人,车甲器械资货甚盛”,

益州牧:刘璋

在刘璋的盛情款待下,刘备置酒高会,长期邀买人心,按兵不动,近一年后却以援救孙权为名,要求刘璋再给一万人马和相应物资,率师东归。

刘璋大失所望之余,仍肯给兵四千,并减半供给刘备所要求物资,其实已经非常厚道,是真心实意为这个两刘(刘备、刘璋)一孙(孙权)的反曹联盟尽心竭力了。

刘备却以此作为和刘璋翻脸的破脸理由,进而益州重臣张松此前暗通刘备、卖主求荣的行径败露,刘备斩将夺军,正式和刘璋开战。

张松:

刘璋在刘焉死后,已经被朝廷正式册封为益州牧,他的统治合法性和荆州牧刘表相当,远高于仅是个偏将军的马超,也高于仅是个会稽太守而私据江东六郡的孙权,父子私相授受的刘表之子刘琮,更勿论。

诸葛亮隆中对所言,乃是堂堂之阵、王道之师去攻打益州,一如后来诸葛亮北伐中原时,先做《正议》,其篇核心——吾乃居正道而临有罪。

诸葛亮

以刘备之前的所积累的极高政治声誉和声望为基础,如欲取巴蜀之地,原本可以讨伐刘璋之父刘焉,“以枝叶之亲,而阴怀攘窃之志”,“遽造舆服,图窃神器”之罪;可以讨伐刘璋父子割据汉家州郡、自承授受之罪;可以讨伐刘璋和“汉贼”曹操通款曲,献贡助兵之罪;

这就是真正的王道之师,必须要打着有道伐无道的旗号,本集团群体都坚信不疑的政治正确。

但这些原本堂堂正正的讨伐言辞,在刘备应刘璋之邀入川,表其为“镇西大将军、益州牧”,并接受其大量兵马财帛厚赐后,还公然说得出口么?

刘备选中的取川谋主庞统,则与当时另一个暗通刘备的刘璋部属法正类同,两人都是为求一己功名的智谋之士。庞统此前是东吴大将周瑜的重要幕僚,参与制定周瑜夺取西川的计划。周瑜死后,他投靠了刘备,然而他的计划,周瑜可以采用,但对刘备这样一直高举道德和兴汉大旗的汉室宗亲来说,道德减分严重,和隆中对诸葛亮所述大不相同,也是对刘备过往信义、声誉的严重损害。

庞统:

刘璋虽然是个公认能力平平的“暗主”,或者说老实人,对刘备的翻脸无情,也不能不激起了些许血性,与刘备鏖战历时经年,方才归降。此时从刘备入川算起,前后总计已经过了近三年时间。

因此一分为二地看,夺取西川,自然让刘备得以从荆州时期的“进退狼跋”,到“翻然翱翔、不可复制”,有了一方基业,步入其势力鼎盛期,也扭转了此前在反曹联盟中对孙权的实力劣势;

但另一方面,刘备背信弃义,攻取盟友刘璋夺其基业的行径,也让其早先数十年积累的政治信用在相当程度上破产,从原本天下闻名、人人敬重的的反曹英雄和正义化身,沦为和其他割据群雄并无本质不同的一路军阀。

这也极大刺激同一时期在合肥与曹操主力对峙、损兵折将无所获的孙权,大骂刘备是“滑虏”,毕竟此前孙权和周瑜谋划攻取西川,正是刘备扬言刘璋和他同为“大汉宗亲”,宁可“披发入山"也坚决阻止。孙权遂直接出兵,兵不血刃夺走荆南三郡。

孙权:

毕竟此时在东吴主事的鲁肃,是东吴政权合纵派的代表,其借南郡主张,本质上是放弃之前周瑜的遏制刘备方针,让出刘备北伐的通道,好与之分路北伐、联合抗曹,却从来不是为了活雷锋到由东吴抗击曹操主力,而让刘备去兼并益州来壮大自身。

而刘备对此应对,亦是直接举五万大军出川迎战,因曹操出汉中而双方暂时妥协,达成“湘水之盟”。但这本质上只是个迫于曹操压力的停战协定,刘备让出荆南三郡为代价,暂时安抚了孙权的忿怒离心,赤壁之战时期那样同生共死的盟友关系,已经荡然无存。

此外对刘备大业来说,更致命的一点,便是在这三年里,西北雍凉二州形势已然大变,曹操在这期间把关中和西凉的反曹势力都给扫荡干净了,之后更先行一步占领了汉中。

之后刘备虽然竭巴蜀之力,“男子当战,女子当运“,苦战经年夺下汉中,却得其地不得其人,被曹操将几万户百姓尽数迁移,蜀地更因此精疲力竭数年,只能眼睁睁看着关羽孤军败毁、荆州丢失,而难以尽快发出援军。

之后刘备东征报仇,再遭夷陵大败,只能饮恨归天于白帝城,而像刘邦、刘秀那样匡扶汉室之大志,终究不能成功,更因为背弃信义进攻盟友,”诈力取刘璋“一事,留下永难磨灭的道德污点,从仁义君子变成了人人皆知的”天下枭雄“,甚至被后世苛刻者讥嘲为假仁假义的伪君子,不得不说是一大历史遗憾。

如果说刘璋是无能暗主,“天赐良机、不取孚与”,为抢地盘可以不顾信义和道德,后来的孙权吕蒙们同样也是这么想的。——如果刘备背盟攻刘璋可以不受指责,那么又凭什么指责孙权背盟攻关羽呢?

于是就和刘备得到张松、法正的暗通一样,东吴也得到南郡太守糜芳、公安守将傅士仁的暗通,因此白衣渡江取南郡,再用关羽首级当投名状,向曹操称臣,以此换得了骠骑将军、荆州牧、南昌侯的官爵,代表着曹操控制的汉朝中枢对孙权割据江南的承认,也是东吴势力一直以来梦寐以求之物。而那之前的近二十年里,孙权仅仅是个讨虏将军、会稽太守,连演义小说中的“吴侯”爵位都没有。

除此之外,孙权更将被刘备流放到荆州的刘璋据为己有,当做政治花瓶,复表其为空头益州牧,亦算是小小的黑色幽默了。

刘备背弃自己半生行事准则,坑了刘璋,得到一州地盘,转眼间便是关羽断头,张飞命丧。 刘备挥军东进意欲报仇,却落得猇亭惨败,白帝魂归,徒令后人唏嘘。若非孔明国士无双,替蜀汉政权逆天续命,则刘备艰难奋斗一生,最终丧师辱国,兵败身死,也不过就是堪比陈友谅、难及袁本初的悲剧人物一名,又何来今天无数拥趸,强行为其恶行辩护呢?

纵观此类“宁我负人,毋人负我”论调,明明就是一帮曹孟德式生存哲学的信徒,却偏偏要粉从不屠城杀俘的一代仁君刘先主,也是咄咄怪事。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汝父德薄,勿效之。】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何为对,何为错,刘备心里有如明镜。

附录:当时历史大事年表:

211年12月,曹操与马超大战后回军,马超兵退凉州,同时刘璋邀请刘备入川;

212年,刘备以万人入川后置酒高歌,收买人心,

10月,曹操号称四十万大军南征孙权,

12月,刘璋发现张松暗通刘备,双方决裂。

213年,曹操与孙权对峙濡须口;

刘备军围攻雒城,久不能下,庞统战死;

马超被杨阜等凉州义士击败,投奔张鲁;

刘备调孔明张飞等分路入川;

214年,马超受张鲁派遣入川,投刘备;刘璋投降。

西藏泌尿系统结石医院

昆明市肱动脉损伤医院

山东省牙磨损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