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砖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彩砖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范冰冰不觉娱乐圈复杂可能是你们想太多了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29:41 阅读: 来源:彩砖机厂家

范冰冰不觉娱乐圈复杂:可能是你们想太多了

范冰冰剧照

新快报1月20日报道,《武媚娘传奇》热播,势头越来越好。范冰冰又成了最热门的城中话题。

屏蔽此推广内容在演武则天之前,范冰冰的第一顶“皇冠”是舆论为其加冕的“话题女王”。她对舆论风向的驾驭能力这些年令人叹为观止,也成为了很多圈内女星效仿的对象,只不过大多属于“东施效颦”招来很多白眼。其他人做同样的事情,一旦被鉴定为“炒作”,马上将招来舆论的反感和抵触,但范冰冰却总能巧妙地在“炒作”与真实当中找到那个最佳的平衡点——既让舆论跟着自己走,又没有半句怨言。

北京时间1月16日下午5点半,范冰冰的声音准时响起在记者的电话里。这个时间在意大利是清晨,刚刚吃过早餐的范冰冰正坐在一辆飞驰的保姆车里,目的地是佛罗伦萨市郊的一个摄影棚,在那里,她将为某奢侈品品牌拍摄一组广告。大概是体恤记者负担越洋电话的费用,她主动拨打了过来。“你好,易哲,我是范冰冰。”范冰冰准确地说出了记者的名字,一个简单的细节马上就将专业与尊重刻画到了记者的印象里,她是有备而来。

范冰冰的言语逻辑非常有特点。她并不擅长讲故事,往往三言两语就概括完毕,绝不拖泥带水。比如拍《十月围城》时,剧组和当地地头蛇起了冲突,被骚扰至无法开工,最后她亲自出面去谈判才达成和解。在两帮互相敌视的大老爷们中出面调停,如此刺激的事情,从“范爷”嘴里描述出来却成了清汤寡水,“那个戏确实很大,差不多可能有四五百号人,每一天的花费是很高的,一天不拍可能损失大概四五百万吧。如果三四天不拍就可能(损失)快到千万了。那个时候我很着急。确实是有跟对方谈判,但不是我一个人,还有导演和其他人一起去疏通。最后这个剧就顺利地开拍了。”对方有多少人、是什么样的态度、当时她自己的心理活动、说了些什么话、最终是哪个关键矛盾谈妥了等等寻常人会讲述的内容,均是一笔带过,习惯了制片人工作的她反倒是对钱格外敏感。

范冰冰强调自己从来没有试图去驾驭媒体或者记者,“我们在这个社会里各司其职,这么些年一直亦敌亦友,但彼此之间是平等的,不是吗?”被记者问到,“美貌”是不是被誉为“整容范本”的她一直稳居娱乐圈超一线位置的大杀器时,她隐晦地讲述了自己的成功感悟:“不管是作为演员还是一个平常的女孩,有一张美丽的脸当然是美好的事情。它一定是一块敲门砖,让所有的人在最初的阶段都是对你有好感的,但也有一些很美的人其实很令人讨厌。可能人的脾气秉性,还有为人处世能否让别人愉悦才是更重要的吧。”

范冰冰哈哈大笑着承认自己算是一个典型的处女座,一个完美主义者。她通常会令一起工作的伙伴感受到很大的压力,只不过工作完成之后,她很善于找机会去弥补那些在竭尽全力去适应她的人,“因为快要年底了,所以来意大利除了工作以外,最重要的目的也是给大家采购年终奖。”

2008年,范冰冰工作室员工年终奖是钻石、手机、3000元现金任选其一;2009年是一人一台笔记本电脑。2012年,因为经纪人穆晓光在金马奖发生了不开心的插曲,让范冰冰决定给员工每人发一个最贵的电吹风。好在之后穆晓光解释说那是范冰冰的气话。除了礼物外,范冰冰工作室还有年终奖金,按员工工资翻倍发放。记者问范冰冰今年的年终奖是什么?她说:“看看吧,总之遇到合适的就搬回去。”一个“搬”字,霸气尽显。

采访的最后,记者有些忐忑地提到了李晨、张馨予,并做好了面对各种反应的准备。可是范冰冰没有回避,仅仅是“以我为主”地说:“我一直不觉得我处在一个很复杂的环境里面,可能真的是你们想太多了。”

这就是范冰冰,直爽中带着圆滑与智慧,却又显得如此真实。

范冰冰:我能拿给大家看的我都拿了 私人的地方只剩情感了

屏蔽此推广内容“不管其他人在想什么,我一直不觉得处在一个很复杂的环境里面,可能真的是你们想太多了。”与热播剧《武媚娘传奇》中的虐恋并行,戏外的范冰冰也因为与李晨之间的绯闻而遭遇网友的热议。因为在现实中,李晨是张馨予的前男友, 李治廷是范冰冰的前绯闻男友,而四人又一起拍了《武媚娘传奇》。

面对网友“如果张馨予与李治廷也在一起,我又会相信爱情了”的调侃,范冰冰选择了一笑了之 ,因为在她看来,最重要的其实是自己“爱不爱”,而不是“该爱谁”。至于“范爷是如何防男友劈腿”的问题,范冰冰说:“我觉得我的男朋友挺难劈腿的,因为他会遭遇全民监督。不仅是我,连大众和媒体也会看着他,他们可都是我的人。”

角色

“武媚娘”里那些事儿

新快报:拍“武媚娘”并非你第一次穿龙袍,2010年的戛纳电影节红毯上,你就穿过一回。电影节上的惊鸿一瞥和亲自当制片人、主演武则天,这两件事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范冰冰:其实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因为我在戏里面饰演的这个角色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她的身份如此,所以必然要穿这样的东西。至于红毯,那只是一个表征的体现,因为以前我出国拍戏时,总是在各种场合被误以为是日本人和韩国人,这是老外看到一张亚洲面孔时的第一反应,那我会说“不是,我是中国人”,而且感觉很不服气,所以那次就特别选取了龙袍的设计,因为这个概念只有中国才有。

新快报:现在剧情已经播到50多集了,但是李世民还没有死(截至采访时间),你和李治廷之间的感情线还没有头绪,有新闻说连韩国的观众都在抱怨,进度太慢了。国内也有舆论称情节有“注水”的嫌疑,你怎么看待这种争议?

范冰冰:在原来的版本里,我们给到电视台的带子是从“神龙政变”开始的,是倒叙的形式,所以一开始出来就是一个女王的形象。但是因为湖南台的观众是从11到25岁的这样一群年轻人。所以他们不希望一出来的时候看到我的状态是老龄妆,所以他们修改了这个倒叙的方式,他们用了这种直接入宫时候小女孩十四五岁的状态。所以这就有个电视台剪辑的原因存在。

我是觉得大家可能对武则天这个人物太熟悉了,可能每一版的故事都是要符合他们脑海中的节奏,比如说李世民在多少集就差不多该去世了,然后武媚娘登基为帝在什么时候该发生了。可是这恰恰不是我想做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要做一个不同的东西,是因为我天生就不喜欢跟别人做成一样。所以我可能不是在大众情感线的那种时间点跟节奏的方式,但这个恰恰是我特别的地方。如果我都是按大家心里想的那个节奏,其实这个剧就没意思了,就跟晓庆姐的、跟潘迎紫的、冯宝宝的没有任何区别。所以我不想做这样的东西,这已经是新世纪了,一个新的时代了,所以还是希望用这个时代的眼光跟思维来诠释这样的一个角色。

新快报:野史当中的武则天像男性皇帝一样纳妾封宫,成天与面首鬼混在一起,让男侍陪寝,过着荒靡的生活。据文字记载,当时先后有薛怀义、沈南璆、张易之、张昌宗、柳良宾、侯祥、僧惠范等人因“阳道壮伟”而成为她的男侍。她还专门设置“控鹤监”,搜罗天下美男,对外号称专门研究儒佛道三教,实际上就是供其放纵情欲、淫乱享乐的“后宫面首院”,这段野史,在剧中会不会有展现?

范冰冰:基本上没有,都是要靠观众脑补吧。对我来说,野史的东西并没有作为一个标准或规则放在戏里面。可能还是她跟爱有关的东西、跟她的人生有关的、跟唐朝有关的东西。

新快报:个人心目中最经典的一个荧幕武则天是当年的冯宝宝演的,那时是1984年。30年后,你来了,我脑补了一下你们之间的区别,她可能比你更多一分霸气和狠劲。当然,这可能与我还没看到你在戏里登基的部分有关,能说说你在后面的剧情中是如何诠释武则天的这份狠劲的吗?

范冰冰:我觉得每一个人的版本都有每个人的特点,在我这一版武则天里面还是有一些很特别的情节和个性。我觉得现在的观众他们太直接,他们太想看到表面上的狠和霸气,或者是她转不转变。其实对于一个角色来说,她必须要有这样的过程。就像我也是一样,我从16岁开始演戏,一点一点累积,遇到了很多好与不好的事情,然后去总结去反省去改进,这才有了现在的范冰冰。我本来就不想做一个从一开始就很完美的角色。

人生

曾经遭遇背叛,如今用微笑带过

新快报:从一个《还珠格格》里的丫鬟,最终一步步站到了娱乐圈的巅峰位置。是哪件事让现实中的范冰冰完成了蜕变?你有没有像媚娘一样,经历过背叛与逆境?

范冰冰:我想应该是2006、2007年的时候吧,那段时间对我而言,意味着一次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个时候全中国的演员都没有我的负面新闻多,但这些东西是怎么一夜之间出来的,其实你很难去评判。即便是最后你知道了一些原因,你也会有一些伤感的地方,因为里面有朋友的背叛,有你亲近的人对于新闻的交换。在各种问题来临的时候,我也会重新地去审视周围的圈子和朋友,即使是我相交多年的好友。在这个过程当中确实很痛苦,因为这等于把你原来的价值观、世界观全部撕裂了、摧毁了,然后再重新构建一个新的东西。但后来我回头再来看这些东西的时候,我觉得,那可能是我成长最快的几年,也是对这个世界认知最多的几年。所以我选择用微笑带过这几年,我觉得不管经历过哪些糟糕的事情,在我看来,都是好的。因为不管怎么样,我已经再也回不到二十三四岁的年龄了,我现在已经三十三岁了,再也回不去了。

新快报:前一段你说光当制片人这件事,就让你多出了几十根白头发。我记得这不是你第一次当制片人了,之前的《金大班》、《胭脂雪》也都是这个路数,制片人+主演,按理说应该已经熟门熟路了,为什么这一次会让你觉得特别累?说说拍摄时,你最崩溃的一天都遇到了哪些事?

范冰冰:因为首先这是一个大戏,它比《金大班》和《胭脂雪》的规模更庞大一些,要顾及的东西更多一点。而且它又是一个历史题材,整个的盘子其实是非常非常大的。你可以在报纸上帮我问问读者,有什么去白头发的妙招(笑)。(你现在是怎么处理白头发的?拔掉还是染?)我不拔也不染,我就把它剪掉。因为老人有说,拔一根长十根,所以只要它们长长了,我就剪掉。我的助理现在多了一件新的工作就是帮我剪白头发。

情感

偏爱姓李的男人?你想多了

新快报:这部戏的发布会时,你还当众体贴地喂李治廷喝东西,大家都以为你们是一对。但一转眼,突然好像你又和李晨在一起了,而且还见了家长了,能回应下这件事吗?真想知道,哪一天,你才会指着一个男人告诉大家——这个是我男朋友,而不用我们去猜。

屏蔽此推广内容范冰冰:其实我真的不太想回应这件事情,因为我觉得第一个对于我自己来说,我的私人生活我还是希望可以有一点空间的。因为我基本上把什么都拿出来了,把我的工作、环境和对演戏的态度,还有我的性格,其实我能拿给大家看的我都拿了。可是我还是想留一份我自己的爱情是在我的生活里面的。所以不管你们眼睛里面看到的到底是什么,都可能不是真的。我只想这么说,对于我感情的,我还是希望用我自己的内心去感受最想感受的东西。至于大家看到的是不是一对儿,到底有没有见家长?跟谁?或者又跟谁?我觉得这可能是你们的眼睛里,或者大众的眼睛里去感受到的东西。我知道你们很想知道,但是我觉得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用我的心在爱情里去好好感受,这个跟任何人都无关吧。

新快报:之前,你一直表态喜欢成熟的老男人,但最近的口味貌似有变化?因为最近的绯闻对象都不老。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情况,好像你戏里戏外都很喜欢姓李的男人,演杨贵妃爱李隆基、演武媚娘爱李世民,现实里绯闻对象也是李治廷、李晨……

范冰冰:谁说的?都不年轻。(笑)我是觉得每一个人都有慢慢变老的时候,不管他老还是不老,他终归是要变老的。那我自己也是这样的。所以我觉得我可以等他们慢慢变老,他们也都变成老男人不是吗?

对我来说,我喜欢的这样一个男生,我以前说我喜欢一个像百科全书一样的男生。当然可能这个世界上没有这样一个人。但是人的心里面总是要有一些美好的愿望。可能我喜欢或有感觉的人还是要能承担起来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吧,至少你在问为什么的时候这个人是可以给你一些解答吧。因为我在生活中基本上属于生活类的白痴。我除了会演戏之外,生活里很多事情我可能都不是特别清楚的。也可能需要有一个人在旁边引导我,要告诉我应该如何去面对生活。可能以后我的男朋友要承担这样一部分的责任,就是当范冰冰永远在问为什么的时候他一定要给一个满意的结果跟答案。

至于偏爱姓李的男人,哈哈哈,还有吗?不是什么特殊癖好,你想多了。

新快报:李晨和张馨予之前是情侣关系,而你又在戏里有和张馨予合作。那天发布会后的采访时,我还记得她把你奉为自己的偶像。现在看起来,这个关系有点复杂。一个被女友甩了的男人,成功赢得了前女友偶像的芳心,身为偶像的你,会在意自己粉丝的感受吗?最近她好像在微博上也表现得不太开心?

范冰冰:最复杂的情况最简单地去看吧。刚才你也说,不知道这东西是真的还是假的。对于我自己来说我觉得不需要太负责去想太多东西。如果你对我的了解多一些的话,我本身不是一个很复杂的人。我还是希望一种最简单的方式,最简单的眼光去看待最单纯的人。我一直不觉得我处在一个很复杂的环境里面,可能真的是你们想太多了。

新快报:你曾说,你的男友注定会引来前赴后继的劈腿大军。因为这个大军里有两种人,一种就是她劈成功了会很得意,她会觉得范冰冰的男友是我的,光荣啊;另外一种就是她没劈到她也没损失,她会觉得虽败犹荣,因为输给范冰冰我不丢人。在这个全民防火防盗防小三的年代,你有什么心得?

范冰冰:这个问题好好玩啊。如果两人的情感真的是很牢固很稳定的话。像这样的情况也不是特别容易出现吧。现在来讲我应该会找一个不会劈腿的男生。如果找不到这样不劈腿的男生我就可以不恋爱不结婚,这是不是就可以作为一个拒绝被劈腿的方式?如果觉得这个人有可能劈腿,我觉得也不会成为范冰冰的男朋友吧。我还是一个挺要安全感的人。可能这是每个女生找男朋友的标准,没有人一开始就看到这个男生有劈腿的潜质还一定要跟他在一起。

我觉得我的男朋友也挺难劈腿的,现在不管娱乐媒体或者娱乐记者,包括影迷,都是我的朋友嘛,大家都是全民监督。如果我是的男朋友应该会挺有压力吧,不仅我会看着他,大众也会看着他,媒体也会看着他。他们都是我的人,所以他也比较难。

新快报:最后一个问题,范爷到底有多重?

范冰冰:在发布会那天如果你在现场可能看得到,我那天在家里量的真实体重是56.9公斤。现在应该也是差不多是这样。所以丰毅大哥说60公斤的话我觉得还是有点冤枉的,但我也不反感。因为我觉得,就像有一个新闻说范冰冰说了,胖不胖不重要,美就行了。我觉得这样的回答也是可以过关的。

合肥真空分子泵

西宁山西煤价

福建目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