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砖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彩砖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官员诗人车延高退居二线曾写诗赞徐帆漂亮被骂《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1 18:28:45 阅读: 来源:彩砖机厂家

那个写出“徐帆的漂亮是纯女人的漂亮”的武汉纪委书记,曾在刚刚勃兴的微博上收获大量嘲讽。现在,他退居二线,卸下身份与创作的“麻烦”。

车延高是最早的“网红”之一。让他红起来的,并不是“官员”与“诗歌”中的任意一个,而是二者的合谋。

车延高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图为颁奖典礼中,他从颁奖嘉宾手中接过奖杯

他60岁,已到离开现职的年龄。

车延高因2010年的“羊羔体”诗歌受到关注——那个写出“徐帆的漂亮是纯女人的漂亮”的武汉纪委书记,曾在刚刚勃兴的微博上收获大量嘲讽。

少有人真正关心“羊羔体”之外的纪委书记。

长时间内,他在官员和诗人两种身份中转换——写诗努力剥离官气,但仍不忘渗入正能量;发表诗歌不署头衔,但仍十分在意外界对官员写诗的评价。

与新赴任的纪委书记交接之后,他驱车赶往机场赴浙江义乌诗会,手指不断有节奏地敲打车厢,像发电报,他或许想起了四十年前,在青海部队当报务员的某一天。

四十年后,这名前报务员止于纪委书记任上,卸下身份与创作的“麻烦”,看起来心情舒畅。

书记与诗歌,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在时间里把自己洗白”

在4月27日的交接现场,车延高身着深色西装、黑白条纹衬衣,一头黑卷发。

在最后的发言中,他讲了两句自我勉励的话:“‘铁肩担道义’,‘吃草,挤奶’。”颇暗合时下雅俗搭配的“新官腔”。

恰在交接当天,《楚天都市报》发表了一篇车延高的诗歌,题为《在时间里洗手》,“不浣纱/不会把自己洗得这么白”。

“在时间中把自己洗白”,仿佛一种身份与另一种身份的和解。

以离开武汉市纪委书记岗位为节点,车延高的人生可以写出两份完全不同的履历。

1970年代,他在陕西当过喷漆工,后到青海当兵,期间疯狂读书、写稿、投稿,虽遭遇37封退稿信的挫折,但没放弃,一直写,直到发表。

1980年代,车延高转业回武汉,又爱上杂文。

2005年以后,重拾诗歌;2010年10月获得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却意外因一个月前发表的一组诗中的《徐帆》当了“网红”。

这些经历,几乎是当代50后诗人的标配。

但车延高的另一份履历,却少有人关注。1981年复员回到武汉后,他花了二十年时间,从武汉二七街道办事处的一名青教干部,升任武汉市江汉区区委书记。

这二十年,正是他写杂文的盛年。时任《长江日报》评论版编辑叶昌金和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回忆,上世纪90年 代,车延高是《长江日报》“长江论坛”栏目的主力作者。“栏目每周一篇,一个月四篇,在最多的时候,车延高一个人一个月就写过三篇。”

与文学创作水平一同默契上升的,是他的仕途——2001年到2006年,他辗转武汉江汉区区委书记、市政府秘书长、市委常委、宣传部长。

当上宣传部长后,他弃写杂文,改写诗歌。“诗歌不像杂文一样会被对号入座。”车延高说。

他的杂文多分析社会思潮、招商引资等社会现象,“都是建设性的”,批评政府行政的基本没有。文章虽然署名“车延高”,他所担心的对号入座暂未出现。

出生于山东、在武汉工作三十五年。

在纪委书记任上,政务大厅武汉“市民之家”的落成、掀起治庸问责“电视问政”、查处腐败官员。这是他的政绩。

他更愿意提及他作为诗人的身份。2005年至今,他写了九百多首诗歌,出版了四本诗集、一本散文集,还有五部书稿一直压着没发表。

车延高曾承认,写诗确实造成外界对他的一些误解,有的甚至直言他不务正业。

“谁让我是官员呢,得奖了,被人在背后说不太好”

有人认为,若车延高诗歌写得好,那他一定是分裂的——一般而言,官员的理性与诗人的感性相悖。

中国古代,士大夫政学合一,写漂亮文章与当好官不矛盾。但在现代,官员诗人要在公文体和诗歌语言之间转换,还要在理性逻辑和感性思维之间游走。

被人问得多了,车延高有些苦恼:“确实不存在分裂感。这对我来说,从来就不是一个问题。”他和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

没有“分裂”感,或源于他独特的作息。每天,他把创作时间放在了清晨5点10分到7点40分,其余时间留给“纪委书记”。角色扮演分配的时间极不对称。

每天短暂的两个多小时创作,车延高会经历一番思维的拉扯,剥离官员身份带来的八股、公文式“官气”。

训练至今,手法纯熟。但在十几年前,一首诗中的磅礴“官气”,映照着他的“失败”。

2005年5月,车延高发表的组诗《哦,长江》就是这样一篇“失败”之作:

“在岁月为日子开凿的河道上/你很庄严地流淌/淌着太阳挥洒汗水反射的骄傲/淌着冰川沉睡希望醒后的猜想/淌着青山吟唱溪流填写的词句/淌着宇宙从雪山挤出的乳浆”

有诗人看到了,毫不客气地当面批评,你这诗写得一般。车延高承认,这首诗有强烈的政治抒情色彩。

尽管他后来读了很多80年代朦胧派诗人、海子、张早等人的作品,减淡了诗歌的官气,但他因官场而被型塑的诗歌品味,或许很难剥离,最终转化为他的文学气质。

品味便是“正气”和“正能量”。

原湖北省作协副主席谢克强回忆,他们在为《中国诗歌》选诗时,车延高会比较注重生活的温暖和阳光,倡导光明、接地气。

写诗九百首,弘扬正能量,纪委书记车延高却很害怕送别人自己的诗集。

他经常看到,对方拿到自己赠的书后,知道自己是纪委书记,翻都不翻,书就被扔在一边了。

这一行为刺到了他的神经。他没有马上去和对方讨论诗歌,而是将受书人行为归咎于公众的偏见:“大家觉得,官员的诗就是附庸风雅。”

“纪委书记”,厅局级,似乎是他在诗歌圈内努力去掉的“麻烦”:投稿,不写自己的身份,实在有要求,只写公务员。文学评奖,也以公务员身份参加。

“羊羔体”事件后,他不再申报文艺圈的评奖。现在回想起来,他在意的仍是公众的“看法”:“谁让我是官员呢,万一得奖了,不管是不是靠实力,被别人在背后说总是不太好。”

“我不想让官员身份,影响别人对我诗歌的评价。”车延高和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扎哈宣布放弃2020年东京体育场的项目竞争毛刺

贴梗海棠品种大全你喜欢哪个呢粉丝机

扬益五金电子电源适配器产品不合格进行查处起重滑轮

枣树花果期管理有妙招黄石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