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砖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彩砖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联合调解化解继父子间三十年积怨

发布时间:2020-02-27 18:03:01 阅读: 来源:彩砖机厂家

讯 都说养儿能防老,可儿山高水远他乡流,都说养儿能防老,可你再苦再累不张口,儿只有轻歌一曲和泪唱,愿天下父母平安度春秋,一曲《父亲》唱出了父母对子女的体谅,唱出了子女因远赴他乡无法尽孝的愧疚。但是,继父方强(化名)和继子方列(化名)却没有歌里的浓浓父子情,更多的是争吵,是怨恨。2015年5月20日,方强更是一纸诉状将方列告上法庭,要求其尽赡养义务。在舒城县河棚法庭、庐镇乡司法所及当地村委会的联合调解下,这对继父子最终冰释前嫌。

一张协议,继父子形同陌路

方强和方列是继父子关系。方列三岁时父亲病故,其随母亲汪英(化名)改嫁到方强家,不久,方列同母异父的妹妹方群(化名)出生。方列23岁时成家,随即和妻子外出务工。方列认为,在共同生活的20年里,性格暴躁的继父对其疏于关心,经常恶语相向,但对自己亲闺女方群却关爱有加,这让自小缺乏父爱的方列对方强产生了强烈的怨恨。

随着时间的推移,继父子间的冲突也不断升级。2004年,在村委会的主持下,父子双方达成分家协议:方列另立门户,母亲汪英随方列生活,原家庭的一切财产均归方强所有。此后,父子二人形同陌路。

一纸诉状,继父子对簿公堂

分家后的头几年,方强还能进行农业生产,生活尚能维持;近年来,其年事已高,生活日渐艰难。年逾七旬的方强看看年久失修的老房子即将倒塌,想想自己的身体也大不如前,遂找到方列要求其给付赡养费,但遭到了方列的严词拒绝。方强请求村委会给予处理,但方列以分家协议已有约定为由,拒绝赡养方强。不久,村委会将方强安顿在村委会旧址居住,还为其申请了低保。期间,方强多次与方列发生矛盾,消停几年的父子战争再度打响。方群见状,也多次从中劝解,并主动提出由其赡养父亲,但是遭到方强的拒绝。方强认为,按照农村风俗,嫁出去的姑娘好比泼出去的水,不需要尽赡养娘家老人的义务,赡养父母是儿子的责任。

2015年5月20日,方强一纸诉状将方列告上法庭,法庭得知方强尚有一女,遂依职权追加方群为共同被告。

联合调解,继父子冰释前嫌

汪英得知方强将方列告上法庭,愤怒不已,护子心切的她找到法官,要求与方强离婚。老人认为是他们之间的婚姻关系才导致方列要承担赡养义务,只要与方强离了婚,方列就不需要承担赡养方强的义务。法官耐心的向老人解释:受继父母抚养教育的继子女,在继父母无劳动能力或生活困难时,依法有赡养扶助继父母的义务;双方婚姻关系存续与否与方列是否要承担赡养义务没有关系。汪英见法官说得好像在理,遂离开法庭。

为根本化解这对继父子间的多年积怨,使老年人的合法权益依法得到保障,河棚法庭决定联合上门调解这起赡养费纠纷案件。

2015年6月16日下午,河棚法庭宋法官一行赶往离庭二十多公里的庐镇乡和平村村部,联合庐镇乡司法所、和平村委会,组织双方当事人到村部进行调解。调解中,双方各执一词,针锋相对,方列更一度情绪失控,不断以头撞击墙面,连连痛陈继父过错,现在要其承担赡养继父的义务实在心有不甘。见双方对立情绪严重,于是宋法官等人分别对方强、方列进行背靠背调解,并请方群、汪英从中劝解。此时,方强也意识到自己确有愧对方列之处,请方列给予原谅;方列看到老人处垂暮之年,生活没有着落,心也软了下来,表示愿意给付一定的赡养费。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调解工作,最后双方达成调解协议:方强的日常生活起居由方群负责照料,方列每年给付赡养费4000元。

此次联合调解,不仅化解了一对继父子间三十多年的积怨,也是河棚法庭践行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一个剪影。(方献柱 林鹏 蔡琦)

上海超旋化工

板蓝根种子

高尔夫球车